JSP Page_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官网

冠衡律师事务所


  •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甲9号 金融街中心南楼1035-1039

  • 010-68080080
  • liuwdghl@sina.com

新闻资讯
《北大刑辩讲堂》再次邀请刘卫东律师授课
发表时间:2015年11月11日
            更多分享

共同杀人:主从认定与死刑适用|《刑事辩护实务》暨《北大刑辩讲堂》第八次课程综述

课程:《北京大学刑辩讲堂》第八次课

时间:2015年11月9日 周一

讨论案件:故意杀人罪案件

授课律师:刘卫东

授课教师:林维

综述人:黎玥



2015年11月9日晚上六点半,由北京大学法学院与北京市律师协会合作开设的《刑事辩护实务》暨北京市律师协会阳光小班《北京大学刑辩讲堂》第八次课,在北京大学二教319教室顺利开展。本次课程讨论的是一个故意杀人案例,被告人甲某、乙某、丙某、丁某被控构成故意杀人共同犯罪。课程由北京市律协副会长、冠衡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卫东律师和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校长林维教授共同讲授。北京市律协青工委主任韩映辉律师也出席了课程。


本次课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由各小组代表发言;第二个阶段由刘卫东律师结合办案经历讲授辩护经验;第三个阶段由林维教授进行分析总结。

在课程的第一个阶段,第五组同学作为公诉人,第一、二、三、四组同学分别作为被告人乙某、甲某、丙某、丁某的辩护人,各自发表了精彩的公诉词和辩护意见。

首先上台发言的是担任本案公诉人的第五组,代表发言的是李金龙同学和徐芳律师。作为公诉人,在梳理四人密谋-实行-匿证的犯罪事实之后,他们从定罪与量刑两个层面对被告人展开控诉。他们认为:首先,在定罪方面,被告人甲某、乙某、丙某、丁某共同杀害被害人A致其死亡,依法构成故意杀人罪,系共同犯罪。具体而言,被告人丙某、丁某系正犯。被告人甲某系造意者和雇佣者,同时实行了教唆行为和帮助行为,共犯关系竞合,系教唆犯。被告人乙某系帮助犯。其次,在量刑方面,被告人甲某为本案的主犯,其犯罪动机卑劣、手段残忍、具有极大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犯罪后果严重、犯罪情节恶劣,建议判处被告人甲某死刑,立即执行。被告人丙某、丁某亦为主犯,且均有累犯情节,但其作用较甲某要小,建议判处被告人丙某、丁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被告人乙某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建议判处无期徒刑。


随后,第一组的王伦律师和綦晓芳律师代表本组为被告人乙某进行了无罪辩护,理由如下:第一,客观上,乙某不存在故意杀人的实行行为,也不存在故意杀人的帮助行为和教唆行为。乙某骗约被害人出门的行为并非出于帮助杀人的故意。其事后给钱的行为系正常商业行为,不能因此倒推出其实施了事前授意的行为。第二,主观上,乙某不存在与甲某的犯罪意思联络,且没有杀人的故意。认定乙某授意杀人的证据即丙某的口供存在重大疑点,前后矛盾,情理不合。第三,本案中作案凶器刀、绳索和GPS定位工具等重要物证缺失,并未形成完整证据链。综上,该组同学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提请法庭对被告人判处无罪。


接下来是担任被告人丙某辩护人的第三组,代表发言的是周国祥同学和赵斌律师。他们同样选择作罪轻辩护。他们认为:第一,被告人丙某不是犯意提起者和谋划者。第二,被告人丙某所实施的预备行为均为甲某、乙某授意下实施,且主要的作案工具(刀)并非丙某准备。第三,致死的刀刺行为系丁某而非丙某实施,其实施刀刺行为时被害人已经死亡,且丙某并没有参与实施焚尸行为。第四,被告人丙某存在自首、立功、积极退赃等情节。第五,本案中存在证据瑕疵。综上,第三组认为,被告人丙某不是主犯,不符合主观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后果特别严重的条件,不应当适用死刑,提请法庭从轻处罚。


接着上场的是是代表第四组的王淇律师和塔巴热克同学。他们作为被告人丁某的辩护人,发表了罪轻辩护意见。第一,现有证据无法认定致死的前胸伤系丁某所致。第二,丁某在本案中仅基于帮助故意实行了帮助行为,系帮助犯,而非共同正犯。第三,丁某没有参与整个行为的谋划。第四,丁某仅有间接故意,主观恶性小于其他同案人员。综上,丁某在本案中处于次要地位,仅起辅助作用,结合赔偿情况,不应对丁某判处死刑,提请法院从轻处罚。


最后上场的是代表第二组发言的陈永福律师和李泽林同学。作为被告人甲某的辩护人,他们选择为甲某作罪轻辩护。

在定罪方面,第二组认为,被告人甲某只起到了辅助作用,是从犯而非主犯。一方面,各被告人供述存在矛盾,本着“存疑有利于被告”、“孤证不能定罪”的原则,不能仅凭乙某的口供认定甲某提议、组织、策划了杀人行为。另一方面,也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甲某客观上实施了杀人行为。甲某在本次共同犯罪中只是负责联络、踩点和处理尸体,仅起到了次要、辅助作用,属于从犯而非主犯。

在量刑方面,第一,被告人甲某系从犯,应当对其从轻处罚。第二,甲某再犯可能性小,不具有相当的社会危险性和人身危险性。第三,基于少杀、慎杀的刑事政策,应当对其审慎适用死刑。之后,第二组就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原告所主张的赔偿范围进行答辩,就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的计算发表意见,并表示被告人愿意积极履行赔偿责任。


随后,课程进入了法庭辩论阶段。控辩双方围绕四被告人各自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这一焦点问题,就事实和法律问题展开激烈交锋。双方唇枪舌剑,妙语连珠,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智慧的火花在教室中激荡。




课程的第二个阶段,刘卫东律师首先对本案的背景作了简要介绍,并按照发言顺序,对各组同学的表现进行了点评。

作为公诉人的第五组的亮点在于:首先,从共同犯罪的分工和作用的角度进行控诉,明确认定了各被告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展现了扎实的学术功底。其次,“找法”准确,检索到最高院刑三庭对于《在审理故意杀人伤害及黑社会组织犯罪案件中切实贯彻严宽相济刑事政策》的意见中提出的“共同犯罪中,多名被告人共同致死一名被害人的,原则上只判处一人死刑”的规定,并在此基础上展开控诉。刘律师同时指出该组对乙某在共同犯罪的地位认定存在偏差。

第一组作为乙某的辩护人,其辩护亮点在于准确地发现了本案中对乙某不利的关键点,牢牢抓住租车、出资、约人等问题,展开了大胆的辩护,值得赞扬。但是该组在最大受益人的认定值得商榷。

第三组担任丙某的辩护人。刘律师高度赞扬了该组同学的认真细致,指出该组在准确找法的基础上,抓住了现有证据无法确定致死的关键刀刺系谁所致这一关键问题做出了十分有力的辩护,表现出了对案卷的全面把握和对细节的高度重视。

担任丁某的辩护人的第四组,其辩护亮点在于围绕致死原因缺乏定论这一关键点,结合理论,从事实和法律角度展开了辩护。但其在丁某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认定上存在问题,法律检索也尚欠全面。

就第二组为甲某所做的辩护,刘律师指出,第二组能够准确把握现有证据无法证明甲某系造意者,值得肯定,但是未能就这一问题进一步展开十分遗憾。刘律师同时肯定了第二组就刑事附带民事起诉书的答辩,但也指出存在数额认定偏高。

结合第二组的辩护意见,刘律师围绕本案的几个关键问题就本案的主要辩点做出了分析:


第一,什么是犯罪起因。本案中,甲某与本害人素不相识。而在被害人与乙某之间,一方面被害人曾对乙某实施了强奸行为,另一方面乙某和被害人之间就公司经营存在分歧,乙某面临对公司巨额资金失去控制的风险。而一旦犯罪计划成功实施,乙某即可全面控制公司,系最大受益者。因此,乙某具有更强的犯罪动机,犯罪起因系乙某与被害人之间的个人恩怨和经济纠纷。


第二,谁是造意者。刘律师结合被告人乙某的庭上供述,指出乙某系杀人犯意的提起者而非甲某。且即使认定甲某系造意者,其也不应承担比实行犯更重的刑事责任。


第三,谁是雇凶者。刘律师提醒大家注意,雇凶的款项系以“合作”的名义从乙某处支出,雇凶者应为乙某而非甲某。此外,刘律师还对被害人过错、处理尸体的行为不应影响对杀人行为的认定等辩点进行了简要分析。


最后,刘律师指出,在认定各被告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时,应当考虑被害人情感。被害人在刑事附带民事起诉书中将乙某列为第一被告人。因此,认定乙某承担主要责任符合被害人心理期待,有利于安抚被害人。刘律师同时提醒大家,可以就民事赔偿与被害人进行协商争取和解,获取更轻量刑的机会。


刘卫东律师将自己对案件的看法穿插在对各组同学的点评之中,言词犀利,发人深省,趣味性与知识性相结合,教室里不时响起掌声和笑声。


课程的第三个阶段由林维教授讲授。林维教授结合而不针对本案,就刑事辩护律师在死刑案件中的辩护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分析。

第一,控辩双方都应知己知彼。公诉人重“建”,辩护人重“破”,双方存在激烈对抗,都应知己知彼。林维教授指出了同学们在这方面上的不足,并进一步强调:作为公诉人应在了解辩护逻辑的前提下展开控诉,提前对辩方可能的攻击进行防守,在守住薄弱点的前提下展开攻击。作为辩护人,也应在理解公诉人思路的基础上安排辩护策略。尤其在共同犯罪中,在公诉人已经就主从犯问题作出有利认定的情况下,辩护人可在辩护中灵活用力,不再在该问题上作过多纠缠。

第二,刑事辩护应当特别注重细致,尤其是在死刑复核案件中更是如此。林维教授建议同学们进行思维延展和细化的训练,锻炼对于细节的把握能力。在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时,可以制作阅卷笔录或证言对照表的方式全面把握案情细节。具体到本案中,谁造意、谁带刀、谁致死、谁付款等细节都需要通过反复阅卷全面把握。林维教授高度评价了第四组同学对于刀尖方向这一细节的重视,肯定“刺了与否”“刺了几刀”“是否致命”等都是会影响死刑复核结果的重要细节。结合本案和实务中的一个具体案件,林维教授进一步指出影响复核结果的不仅有事实证据问题和法律认定问题,还有细节问题。任何一个可能让法官产生一丝犹豫,扰乱法官内心确信的细节,都有可能影响最后的复核结果。

第三,辩护策略应当精心设计。林维教授指出,策略的选择涉及一系列复杂安排。在无罪与罪轻策略之间进行选择时,应当巧妙而慎重。尤其是在选择无罪辩护策略时,需要对事实、法律等问题,甚至对于辩护人和被告人的分工作出技巧性地妥善处理。尤其在死刑复核案件中作无罪辩护时,为被告人安排一个有悔改表现而又不认罪的角色十分重要。在共犯案件中,辩护策略选择更为复杂。既存在被告人共战公诉人的情况,也存在数被告之间两两对抗的情况。本案就属于后者。在这种情况下,公诉人要特别善于制造矛盾,“挑拨离间”。而辩护人则要注意发现同案被告之间关系的多种“可能性”。在“敌人”既存的情况下,辩护人不仅要论证己方当事人是无罪和罪轻,还要证明“敌人”有罪或罪重。而在“不分敌我”的情况下,不要人为地制造多余的敌人。具体到本案,第三、第四被告不仅存在着对抗可能,也存在着共进退的可能。此种情况下,辩护人可以本着当事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则,结合本案致死原因不明的具体情况,妥善安排辩护策略,“一致对外”。

第四,刑事辩护律师应当准确理解法律,要首先说服自己才能说服法官。林维教授指出一些同学所提出的立功等量刑情节缺乏事实支撑,应当尽量避免,否则不仅无法起到积极作用,还会造成缺乏专业性的印象。接着,林维教授结合第一份笔录系“询问笔录”还是“讯问笔录”的问题,对实务中“自首”的认定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分析。同时,针对第三组同学提出的因工作失误而产生的证据瑕疵的问题,林维教授指出,实务中这样的“无用”细节虽然无法确实地影响事实认定,但是可以起到制造戏剧效果,打乱公诉节奏的作用。

最后,林维教授介绍了实务中共同犯罪中各被告的死刑核准的一般标准。林维教授指出,首先,在教唆非常明确的情况下,一般会依“造意为首”的原则处理,核准可能性较大;若教唆并非十分明确,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雇凶杀人的案件中,视具体情况有可能会核准实行犯而非造意者死刑。其次,在共同正犯的场合,致死伤系谁所为对于是否核准十分重要。而尸体的处理方式对于是否核准则影响不大。再次,对于前科对复核的影响,林维教授指出,一般会考虑本犯而非累犯。前科会作为认定人身危险性的依据,仅在可核准可不核准的情况下对于结果产生影响。最后林维教授提醒同学们注意,被害人谅解对于是否核准死刑十分重要。从重和从宽处罚情节也会不同程度地影响复核结果。


在现场同学的掌声之中,本次课程在热烈而和谐的气氛中结束。课后,同学们和律师们纷纷合影留念。《刑事辩护实务》暨北京市律师协会阳光小班《北京大学刑辩讲堂》第一期课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附:授课教师信息

刘卫东律师:北京市冠衡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硕士兼职导师。紫光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曾获得“北京市百名优秀刑辩律师”、“北京市十佳房地产律师”、“全国优秀律师”等多项荣誉称号。

林维教授: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校长,最高院刑一庭副庭长。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全国青联委员,中国犯罪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刑法学研究会理事,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获得者(2008)。主要研究方向为研究方向:刑法学、犯罪学、青少年法学。


微信编辑:刘美邦

JSP Page_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官网